深夜诗人

梦想是做一条快乐的咸鱼。

[雷嘉]你好可爱

.预警 ooc有 慎入
.难吃的粮,短打
.我在写什么,我怕不是个傻子
.文不对题,嘉九生日快乐

  “嘉德罗斯,愿赌服输啊。”海盗头子把玩着桌上的牌,调笑着坐在对面的人。

  “当然,说出你的惩罚,渣渣。”大赛第一黑着脸攥紧手里的牌,咬牙切齿却也得承认自己输了,王是不会逃避现实的。

  “啧,雷狮你别太过分!”嘉德罗斯语气听上去不太好。
   “输了就要认罚啊嘉德罗斯,难不成大赛第一想反悔?”雷狮看上去心情不错,笑意几乎快要溢出来。“走吧,咱们去溜一圈,现在。”
  “……干。”

  “天哪,那是嘉德罗斯吗?”“他怎么弄成这样,疯了吗?”“只有我觉得有点可爱吗?”“雷狮干的?真大胆。”

  吵死了,一群不知死活的渣渣。紧握着大罗神通棍的嘉德罗斯满脸杀意,眼底的暴戾仿佛他下一秒就要砸死这里所有人。实际上,嘉德罗斯确实想这么干,尤其是想弄死身旁的雷狮。

  不过,众人像是完全感受不到,嘉德罗斯到哪里那些参赛者的目光就跟随到哪。因为今天的嘉德罗斯太可爱了,特别是脖子上的蝴蝶结,让人怀疑他是吃可爱多长大的。

  是的,蝴蝶结,你没听错,就是嘉德罗斯脖子上的蝴蝶结。对,就是那个大赛第一的嘉德罗斯。

  嘉德罗斯的围巾被雷狮打成了一个蝴蝶结,歪歪斜斜地系在脖子一侧,小孩有点婴儿肥的包子脸因为不满更明显,让人看了想揉揉捏捏。当然,目前没人敢这么做就是了。但雷狮好像不是人。

  就在嘉德罗斯快要暴走,已经举起神通棍时,雷狮伸手捏了捏他的包子脸。温温热热软软嫩嫩的,手感让雷狮忍不住感慨:“你的包子脸是真的啊。”

  “……呵,去死!”嘉德罗斯举起的神通棍一下就往雷狮身上招呼。
  雷狮撒手迅速后退躲过,唤出雷神之锤扛在肩上,勾起一个轻佻的笑容。“别这样啊大赛第一,捏一下不会怎么样,又不是姑娘家的。”

  “渣渣,王的脸是你可以随便触碰的?”跃起举着神通棍对准雷狮向下,金色的眼瞳里满是怒火,“今天这样出丑都是因为你,你还是去死吧。”

  “出丑吗?嗯,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双手举着雷神之锤挡下嘉德罗斯的攻击,后退几步,雷狮依然是一副好心情。“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吗嘉德罗斯?输了就要服输啊,现在不想认了?”

  “王是不会反悔的。不过,我现在觉得你太碍眼了。”嘉德罗斯出现在雷狮身后,神通棍对着人脑袋挥下去。

  雷狮抬手硬抗下这一击,没有丝毫恼怒地开口:“我可不觉得我碍眼,还有…”雷狮走到嘉德罗斯身边,暴怒的嘉德罗斯克制自己不去打他,“你的蝴蝶结要掉了了,大赛第一。”海盗伸手替嘉德罗斯扯了扯蝴蝶结,让它看起来不像是快掉了。

 
  在嘉德罗斯举起武器又要打人时雷狮迅速开口,“我不觉得你是在出丑,嘉德罗斯。”
 
  “恰恰相反。”雷狮弯腰靠近嘉德罗斯,飞快地在人唇上啄一口。
 

  “你很可爱,这样的你很可爱。我喜欢你。”雷狮盯着嘉德罗斯的眼睛,笑得很愉快,
  “你好可爱。”

[雷嘉]起床气

注意.ooc严重.一发完.恋人设定.同居设定.

假装他们有房子,到底有没有,我也不知道。

可能算不上是起床气emmmmm,我也不知道在写啥,全是划水,不喜就关了吧。
  因为我也想睡到自然醒。





  1.
  嘉德罗斯和雷狮是都有起床气的,尤其是在两人确认关系同居后,尽管两个人感觉什么都没有,周遭的人,却深有体会。

   2.
  “嗯…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海盗头子从梦中醒来,两个人前一天晚上闹得太晚,导致白天起不来。雷狮用右臂伸直支起上半身,左臂弯曲揉了揉额头,迷迷糊糊地在床上坐了好久,半晌得不到回答才扭头看旁边的人。

  自家的小恋人安稳地睡在身旁,取下发饰的金发乖巧地散在枕头上,温顺的眉眼和醒着不同,给人一种格外乖巧的感觉。雷狮看了一会,伸手对嘉德罗斯的包子脸一通乱捏。嘉德罗斯缩了缩脖子,在枕头上胡乱蹭了一会,试图摆脱雷狮的手。雷狮松开自己的手,弯下身子对着大赛第一眼角的黑色星星亲一下,又躺下抱着嘉德罗斯睡过去。 嗯,好像忘了什么事?管他了。 这是雷狮睡着前的最后一个念头。

  3.
  屋外,海盗团其他人和雷德祖玛,以及来凑热闹的安迷修,对着怎么敲都没反应的门,陷入了沉默。

  “怎么办?是不是没听到,要不,多敲几下?”安迷修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 “我觉得他们怕是听不到了。不去想想别的办法。”卡米尔驳回了安迷修的意见。雷德和祖玛表示赞同。

  “要我说,不如把门砸开方便!”佩利的想法得到了帕洛斯的肯定。剩下的人觉得可以有但好像危险性比较大。

  众人的沉默被当成了默认,当佩利砸门的时候也并没有阻止他呢。砸门的声音还是不小的,烦人程度直逼楼下装修,至少屋里原本睡得很死的两个人,算是被吵醒了。

   4.
  “吵死了!外面的渣渣!”NO.1猛地睁眼,从床上弹起,鎏金色的眸子里凝聚着戾气,心烦气躁地想怎么手撕外面的人来得快。

  “该死!外面是脑子坏了还是不想活了!”几乎同一时间雷狮惊醒,盘腿坐在床上,烦躁地抓着头发,眯着眼睛想怎么弄死吵醒他们俩的傻子。

  两个人默契地抓起武器往屋外走去,快到门口的时候,大门终于寿终正寝,直挺挺地倒在两人面前。雷狮和嘉德罗斯一起扯开了恐怖的微笑。很好——

  5.
  直觉告诉佩利,现在的情况很不妙。面前的这对夫夫好像在用一种恐怖的微笑告诉佩利他死定了,在场的人几乎可以感觉到对面两个人周身黑气的实体化。啊,大事不妙了。

  卡米尔和帕洛斯首先默默走开,明白这两个看起来很不爽的人还是不能招惹的。女生的直觉祖玛这种时候就应该安静地退开,她还拉上了雷德。没心没肺的一群人,留下了佩利和安迷修承受怒火。

   6.
  “那么——你们想好怎么死了吗?”海盗头子举着雷神之锤,雷电开始在他身边游走,恶狠狠地盯着面前两个人。

  “叽叽喳喳的虫子真是吵死人了。”嘉德罗斯举着大罗神通棍,面无表情又让人觉得可怖至极。

   7.
  “唉……唉——?!!”安迷修一下就傻了,他可不想对上有起床气的变态啊,“不是,听我解释啊,这门不是我……”

  “受死吧安迷修——!”处于起床气的雷狮显然不想听,举着雷神之锤就上,追着安迷修一阵打。

  佩利,佩利早就做好赶紧跑的打算。不过,作为砸门的罪魁祸首,心情烦躁的嘉德罗斯怎么会让他跑掉??抓着就是一顿揍。

  8.
  嘉德罗斯和雷狮在把两个人一通胖揍后,算是纾解了起床气。拍拍手两个人就阳光灿烂,拌着嘴一块去觅食。

  安迷修和佩利很委屈,又不敢还手,因为世上有种东西叫做理亏。这件事告诉大家,不要去吵有起床气的人睡觉。

  雷狮和嘉德罗斯,也终于没有人过来吵他们睡觉了。